热点资讯

共享产品方便也要实惠

出地铁站骑共享单车,下雨天借共享雨伞,临时办公租共享办公室,手机没电“扫”个充电宝……现在,共享经济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增加了更多便利选择。

目前,共享经济已步入相对平稳期,一些企业的产品和服务相继出现涨价等问题,受到社会关注。曾经物美价廉的共享服务,如今让不少消费者直呼“用不起”。专家认为,共享产品的涨价现象虽然有市场调节价格的因素,但要珍视用户资源,注重用户体验,提升服务水平,致力于与消费者共赢,才是共享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长久之计。

共享单车涨价了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3)》(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持续扩大,全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约38320亿元,同比增长约3.9%,在增强经济发展韧性和稳岗稳就业方面继续发挥积极作用。

《报告》认为,2022年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呈现一些新特点,例如,共享出行、生活服务等领域市场格局加快重塑,竞争更加激烈;平台企业合规水平持续提升,合规化成为新的竞争焦点,也日益成为平台企业竞争优势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不同领域共享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凸显,其中生活服务和共享医疗两个领域市场规模同比分别增长8.4%和8.2%,呈现持续快速发展的良好发展态势;共享空间、共享住宿、交通出行三个领域共享经济市场规模明显下降,同比分别下降37.7%、24.3%和14.2%。

值得一提的是,共享经济的涨价问题也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痛点”。“我在南京老门东附近租了个充电宝,用了约1个小时就近归还,过了几天却发现,充电宝居然还在计费,费用高达90元,和客服说了半天,对方才答应只扣费6元。”有网友近日在社交媒体上说起了共享充电宝“好借难还”的问题。

“我很久不骑共享单车了,印象中还是1小时1元钱。前两天和朋友出去玩扫了一辆,骑了大概40多分钟,最后结算金额4.5元,感觉价格有点贵了。”居住在南京市建邺区的朱女士说。

无论是共享充电宝告别“1元时代”,还是共享单车进入“涨价时间”,本应“摊薄成本、降低价格”的共享经济,正在悄悄涨价。一段时间以来,此类频繁涨价、不合理收费、好借难还的案例时有发生。

价格调了,服务须跟上

共享消费为何“涨”声一片?在共享平台面前,个体消费者往往处于弱势地位。专家认为,大型共享平台对交易方式、定价模式、交易频率、结算工具、责任分配等都具有较高的支配力,消费者缺乏议价能力,是导致共享平台频繁调价等现象的重要原因。

“消费者在习惯了享受低价甚至免费服务后,心理上对突然涨价接受度较低。”天津财经大学商学院互联网信息与用户行为研究中心主任陈旭辉说,一些企业在上调价格后,服务品质却未能跟上,让消费者感觉“被收割”。业内人士认为,相较于此前快速扩张阶段,当前共享经济已经步入相对平稳期,市场增速、融资规模下滑,一些企业不得不靠涨价稳住业绩。

前期“烧钱”式的规模扩张也是导致共享经济涨价的原因之一。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文锋认为,共享经济平台前期多靠烧钱补贴方式获取稳定客流,当达到一定规模后,其背后的风险资本通过公司实现盈利并上市的方式获得收益。规模扩张到达顶点后,用户红利逐渐消失,一些企业只有通过涨价才能达到风险资本要求的经营规模和利润目标。

如今,部分共享经济平台的运营成本不降反升。以共享单车为例,近年来,规模庞大的共享单车散布在城市各个角落,大量运维人员投入,车辆折旧、转运等各个环节包含着高额运营成本。“哈啰单车”曾就涨价一事解释称,运维和折旧等成本增加是涨价的主因之一。

进一步规范“共享”市场秩序

针对共享经济发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中国相关制度建设持续推进,治理体系不断完善,共享经济市场秩序进一步规范。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等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规制研究报告(2018-2022)》指出,2018年以来,共享经济进入深度调整、逐步成熟的新阶段,政府监管力度加强,行业发展回归理性。成功发展出一批经营稳定的本土共享经济企业,凭借互联网科技创新优势,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能。

专家建议,让共享经济更好承担创新发展、绿色发展的重任,需在规范市场秩序、推进制度建设、支持行业发展等方面持续发力。

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等单位共同牵头制定的《共享经济指导原则与基本框架》去年发布,这是中国共享经济领域的首个国家标准,不仅明确了共享经济的定义,也为共享经济领域相关标准研制提供了基础和参考。

陈旭辉认为,让共享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应进一步围绕国家导向、群众关心和行业诉求,对数据隐私安全、公平竞争、信息透明等国家重视、国际关注的重点领域开展标准研制,引导行业平台合法合规经营,减少无序扩张和垄断行为。也有专家表示,政府须加强监管,督促共享经济平台按照价格法合理定价。当共享经济的产品和服务明显高于市场正常价格时,政府要对企业加强监督和约谈。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加大打击和处罚力度,提升经营者的违法成本,形成足够的威慑。